胡晨:浅谈线条在中国画中的地位
      中国画的创作离不开线条,线条是中国画特有的审美情怀,从古代单线的壁画,到吴代当风、曹衣出水,以及各种皴法的研究,无不突显线条的作用。   
 
      中国画传承历来多半讲究的是师徒关系,侧重经验的传授,不讲究科学系统的研究分析,许多规律靠经验本身难以挖掘,必须借助一个辅助。把线条作为手段,进行研究分析,相当于学西洋画的画石膏、学解剖的道理,加以深入探讨下去。
 

      线条的特有属性决定她的艺术高度。线条的表现在中国传统文化里具备艺术性、代表性,中国的文化是线的文化,线的文化是讲究用最少的笔墨来概括物像,以取得最典型、最深刻的艺术形象。书法的形式是典型的代表,最具民族特色,独树一帜。中国画线条的表现力,大多从书法中受启示而获得的,而决定书法水平的高低的一项重要标准便是线条的质量,作为线条的表现形式,她又是书法一种对话方式。书法作为中国的最高的艺术形式,,应该具有与其它艺术领域相沟通的能力。书法中的线、线和线之间的关系,具备摆脱了字形、字法而独立具有审美价值。这种具有审美价值的线条是中国式的,是明显区别于西方绘画所讲的线条。西方绘画所谓的线条,实指物像的形,是具体、实在的表现物像的一根线,而中国的线条的含义就非常丰富,往往不单独指示物像的一根线,多指精神层面的物像关系,是源于自然而升华于心中的“意象”,并不以实际物像为准绳,而是以符合心、眼、手需求为标准,有实有也有虚有,更多是文化含量,是概括、抽象出来的东西。
 

      书画同源历来被人称道,但这个源是指什么,说法不一,较粗浅的说法是指使用相同的工具毛笔和宣纸,这属于表面现象,不足道,更多的说法倾向于笔墨,而笔墨概念中较多包含笔法的同源,然书法的笔法与画法里的笔法毕竟属于两种艺术形式,不能等同,也无法直接借用,通俗的讲,字写得好的不代表能画画,画画好的不代表字写得好,书法的笔法不能直接用到画画上,因为国画的笔法要丰富得多,且讲究各种皴法、点法,这些笔法大部分在书法里都会成为败笔,是不允许的。那么这里的源来至于哪里,没有更多的明确,我认为这里的源是指线条,只有依据线条这个媒介,我们才能打通书与画的界限,线条的产生依据的是形,形是字与画的共通之处,中国汉字是象形文字,她的产生是抽象化的形,但仍有形的功能,中国画讲究师法自然,中得心源,心源的获得仍是从形入手而上升到人文的境界,线条有很强的包容性,各种笔法的赋生都依赖于线条,笔法的变化产生不同的线条,不同的线条可以代表不同的笔法,笔法有定则,而线条是丰富变化着的,不断承载着新的笔法、新的可变的东西,线条是有生命力的。所以说书画同源更多同源在线条上,线条是中国艺术的情结。
 

      对线条的理解、把握能力很大程度上影响着中国画撑握的能力,作为山水画基础训练的一块石头的画法,其实就用不同的线条,按长短粗细,不同力度、干湿等变化,配合一系列起、承、转、合及提、按、登、挫的转换变化,来组织构成生动的山石形象,同时产生石头凹忑不平的意象美。作为国画基础课训练课程的速写及白描的画法,同样也是讲究用各种线条组织物像,完善构图,从中体会中国式的创作方法。线条的作用在国画中的地位确不可小视,现代绘画大师潘天寿善用线来加强画面效果,他的线条刚健多变,别具神采,所画山石占居画面三分之二的位置,却仅用一两条线条勾勒而成,成为他标志性绘画语言,足见线条的魁力之大。当代奇人于少平先生的教学法,不能不说用线的奥妙之处。于先生的特别之处,能在极短时间内,数周数月内,使得一些从没学过中国画的人达到其他人要化几年、十多年的努力才能达到的水平,其独特的教学法的入门法、精华之处便是如何体会、运用好线条,正确理解好中国画的线,合理地运用好,是直接进入中国画艺术的方便之门,也是进入中国画艺术精神内核的方便之门。
      线条的表现形式历来占据中国画创作的主导地位。中国画有别于西画的表现形式,西方绘画以明暗效果为主要特征来表现形象,而中国画主要以点、线、面为基本的表现形式。科学研究表明,点、线、面这三种形式从画面中给人感觉效果强烈程度有大小之分,依次为,点、线、面,点的感觉是最强烈的,最次是面,依此就会有疑问,既然点是强烈,为何不选用点的方法,反选用较次的线的方法呢,其实用点的方法不是没有,宋代大书法家米芾就独创米字点,用大小不同、轻重有别、各种具形态的点来组织山形、山脉,在画史上留下位置,然纵观画史,用点的方法并没有成为主角,原因在于点的局限,缺少变化,难以完成丰富的物像形态,而线兼具着丰富的变化,线的缩小就变化为一个点,是点的累加,积点成线,而线的并置或加宽就变成了面,线的功能远大于点,在实际运用上,书画家更喜欢用线来表现,灵活多变,所以善于用线,也就具备了点和面的功能。    
 

      我喜欢在花鸟画创作中突显线的作用,传统的双钩法就显示出线的作用,但使用范围并不广,也不突出,更多是讲究笔墨关系,线条大多被隐藏在笔墨之下。随着西画的介入,传统绘画理念受到冲击,中西观念的溶合成为时代的趋势,强化线在画面的主导作用,既有传统的根基,又具有西方把握形体的审美趋向,在实践中线的感觉得到强化,形的审美效应得到加强,再配以重墨重彩,改变传统那种散淡中和之美的情怀,注入积极、饱满、奋进的时代审美特征。现代画家江文湛先生便是典型的代表,他将文人画所强调的写意性与现代艺术所强调的主体意识进行了微妙的契合。而这个契合主要来源于他对线条的突破,江氏笔下的线是一种劲爽而有柔性极赋东方神韵的线。他笔下的白鸽、红荷、南瓜等艺术形象,是经过作者一定程度的夸张、变形乃至抽象的、富有生命律动的线条来表现的。既具传统意蕴,又有现代气息。既继承传统又创新了传统,线条是他切入点,也正是他对中国画线条作用的充分了解、撑握,并以此来发展,成全了自己特有的绘画风格。
(作者:胡晨)
中国诗书画研究会西北创作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