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仁义:浅谈沈曾植的书法艺术
翟仁义

        沈曾植(1850-1922),清末民初书家,字子培,晚号寐叟,吴兴(今属浙江省)人,清光绪六年进士,官布政使。他工诗文,擅长书画。书法取法钟繇 、索靖,晚年吸取黄道周、倪元璐的精华,变态多姿,奇趣横出,翻覆盘旋,如游龙物凤,卓然成一代大师。

        打开书法发展史,我们可以看到,到了魏晋时,正、行书业已立行,后来唐人将其法度化,宋人又用了一个“韵”字来表达它、追求它。这样一直到了晚清,延续了数百年单一的帖书面目引发了人们的逆反心理,而不为人们所重的北魏碑书成了时人以为大美的奇葩,而沈曾植正是一位在晚清碑学发展史上发生了重大历史效应的碑学巨子。在碑学创作方面,沈曾植也经历过一段精意的帖学过程,后渐悟到帖学之非而皈依碑学。正如沙孟海曾说过的,“他是个学人,虽然是会写字,专学包世辰、吴熙载一派,没有什么意思的,后来不知怎的像释子悟道般的,把书学的秘奥一旦豁然贯通了。”沈曾植晚年师法的是黄道周、倪元璐,但他的高妙之处就在于只用这两家的方法,功夫依旧用到钟 繇、索靖一辈的身上去,同时掺进了《二爨》和《龙门二十品》的方折笔法,使他的书风尽显幽折劲峭、奇丽生辣之趣。沈曾植用笔取北碑方笔,并强化其险仄和杀伐之态,重在以侧取正,起笔处露锋直进,收笔处波磔分明,特别是转折处往右上高昂之后再返折向左,显现了“生拗”的特点。沈字行气绝少牵丝萦带,大多靠造型来联系上下之势,将隶书的横向取势与行书的纵向取势融合在一起,以一种空间感的形式反映出来,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一路书风。


        沈曾植碑行书风的形成,还得益于他对章草的化解。他以碑之拙重来兼融章草,并运用黄道周、倪元璐斜画紧结体势,开启了近现代章草源流。可以说,如果没有沈曾植还原长期失传的章草笔法,现代书家对章草的认识还可能会肤浅得多。

        沈曾植书法体现了清代碑学所达到的书史高度,他的这种成就来源于他融碑于帖的审美观念,得益于他碑与帖炉火纯青的糅合。
 
2017.5月                                        
 
中国诗书画研究会西北创作中心
版权所有